• 作者:admin
  • 积分:753
  • 职务:管理员
  • 等级:高级工程师
  • 2011/5/11 17:41:48
  • 楼主(阅:8053/回:0)邯郸黑社会

           前几年,在河北邯郸,说起“东东”与“罗子”,没有人不心惊胆跳的。因为他俩是邯郸市也是河北省的两个最大黑社会团伙“老大”。
              东东的本名叫刘建东,33岁;罗子的本名叫罗志勇,35岁。东东和罗子只是圈里人对他俩的昵称,叫的多了,坏事办得多了,在社会上也就流传开了,至于他俩的真名倒很少有人知道。
    西部酒城的枪声
              沿邯郸市赵武灵王丛台东侧的中华大街北上,有一座名气很大的汉光影剧院。说它名气大,一是因为刘晓庆、董文华、毛阿敏等著名影星、歌星在这里演出过;二是因为刘建东和罗志勇两大黑社会团伙曾在这里火并。1999年,汉光影剧院因经营不善,连年亏损而租赁给他人经营,并改名“西部酒城”。
             西部酒城投资千万元进行豪华装修,刘建东便是这个酒城的老板之一。酒城开业后曾一度红火,人声鼎沸、车水马龙,日进斗金。一个曾去过那里的个体户讲,这个酒城是过去邯郸市的“性开放中心”和“混混儿集散地”。一个市民说,当年西部酒城真是乌烟瘴气,不过这“乌烟瘴气”吸引了不少人。刚开始人们并不知道这里是刘建东开的,只是觉得这里热闹、刺激。
    一南一北两大团伙
             1998年至2000年6月,是邯郸黑社会势力最猖獗的一个时期,有着大大小小、林林总总的十多个团伙,刘建东与罗志勇是这些团伙中的核心人物,都是在邯郸有名的“黑老大”,各自笼络着一帮“痞子”,分别盘踞丛台区联防路与邯山区贸易街,一南一北,分庭抗争,为了抢地盘,斗气、争风吃醋,这些流氓痞子或欺压百姓、或欺男霸女、或团伙间打打杀杀,上演了一幕幕血腥惨剧。
             其实,刘建东和罗志勇这两人原来都很熟,后来由于各自成了“黑老大”就谁也不服谁,逐渐发展成为势不两立的冤家对头。
    两人的性格还有些相似,话不多,但出手都很“黑”。
              1994年10月6日,罗志勇的亲属与邻居马某(女)的母亲发生了口角,罗志勇得知后,马上带人窜到马家,殴打马母,并把她家里的东西砸了个乱七八糟,马某吓得跑了。罗志勇还觉得这口气没出来,次日凌晨再次闯入马家,照着马某的头上就是数刀,致马某当场昏迷,后经抢救才脱离危险。
    刘建东与罗志勇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1998年9月11日,刘建东团伙与另一股黑势力李滨团伙因故聚众殴打,双方都携带了猎枪、砍刀等,李滨团伙还扔了炸药包,但还是没有占到便宜。李滨见惹不起刘建东便躲了起来。刘建东和手下找到了为李滨团伙提供面包车的满某,以满某为对方出了车为由,迫使满某交出2.8万元才算了事。刘建东又派人四处打探李滨的下落,当他得知李滨曾到宋某处躲避,便以此为由,又敲诈
    1998年3月27日晚,一个叫陈宪刚的地痞与另一个叫韩志勇的在一家小饭馆因碰酒时起了纠纷,双方打了起来,韩志勇被打得进了医院。按说陈宪刚一方已经出了“气”,但他们却不肯罢休,与随后赶来的几位“弟兄”四处寻找韩志勇。时值深夜,这伙人四处叫嚣着找遍了邯郸市中医院、市中心医院,最后终于在市中心医院急诊室找到了韩志勇及正在守候他的同伙。陈宪刚一方将韩志勇等人再次打伤后,还不解气,又发疯般地砸了急诊室里的医疗设备。
                罗志勇团伙一名叫董志的痞子,1999年12月17日下午,到邯郸国棉一厂家属院去找女友胡某,得知胡某与原男友郝某外出,顿时火冒三丈,从路边肉店操起一把尖刀,寻到郝某后,当即把他捅死。其残忍手段令人发指。
    地下法院“主持公道”
                刘建东、罗志勇在邯郸的两个黑恶势力最重要的经济来源就是帮人讨债、讨物,效仿法院“主持公道”,有谁遇到“摆不平的事”,只要能跟他攀上关系说一声,这些人就会“两肋插刀”找对方威胁一番,迫使其把钱拿出来,然后和事主分成。
                在他们“主持公道”的行动中,主要的“业务”就是帮人要账,甭管“死账”、“呆账”,一般情况下他们准能要回来。他们找到债务人,先把刀往对方桌子上一插,问道:认识我吗?给钱还是给命?对方见这阵势,吓个半死,不认识也说认识,赶紧想法还账,破财消灾。
                邯郸一所私立学校为要回被一家公司扣押的一辆轿车,找到刘建东。1999年4月27日,刘建东纠集人马与该校校长来到这家公司交涉,话不投机,双方殴打起来,这家公司经理弟弟的鼻子被打骨折。110民警赶来带走了几个人,刘建东不服气,随后又纠集数十人携带凶器,围堵公司大门,禁止一切人员和车辆通行,并将该公司一楼营业厅、门口警卫室玻璃全部砸烂,气焰十分嚣张。后经人调解,该公司经理掏出3万元才了结此事。
                2000年4月,刘建东的两个“朋友”因争夺建筑工地的黄土生意被人打了,刘建东纠集一伙弟兄逼着对方一下子赔了7万元。
                他们的“讨账生意”曾一度很有市场,许多债权人也愿意找他们“主持公道”。1998年8月,邯郸市典当行的王某因部分抵押贷款未收回,就找到了刘建东等人。他们先以张卫民的名义办了“清理债务委托书”,随后,刘建东便与张卫民一起“清理”了债务,有钱的逼你拿钱,没钱的扣汽车。“付债业务”发展迅速。最后刘建东一伙拿到了4万多元的“执行费”。
                 1999年3月,一个叫刘冰的人找到刘建东一伙的另一个头目王增新,“举报”称因刘某某给的一张商业汇票是假票,在东北某地被扣押,刘冰要王替他“主持公道”。3月31日深夜,王增新带了几个喽罗和刘冰来到了刘某某家,一个喽罗上前用砍刀拍着刘某某的头顶,吓得刘的妻子连忙给他们跪在了地上。尔后,刘某某被迫写下了5万元欠条,还给了刘冰1万元“回扣”。
                 刘建东不仅帮人要账,而且还帮人“揽活”。1998年3月,一个叫杜建生的人找到王增新,说是想要承揽邯钢总厂的装卸运输活,但这活已由李某某承包,杜让王帮着想想办法,夺回承包权。王增新只一句话:“办法有,就是打!”
                 3月6日晚,当李某某骑着摩托车从邯钢生活区里出来,就被人喊住,他一回头,身上就挨了一铁棍,连车带人摔倒在地上,王增新几个手下上前将李某某用刀、铁棍打伤,他也再不敢承包了。
    交了“保护费”保你“平安”
               大凡黑社会团伙有许多相似之处,那就是在自己的“地盘”上收取“保护费”。刘建东、罗志勇两个黑社会团伙也不例外,团伙中七十多人大都无正式职业,年龄多在25至40岁,文化不高,初中和小学文化占多数,有的干脆就是文盲,有的甚至是劳改释放人员。一个熟悉他们的人对记者说,这些人就是有个普通的工作每月挣几百块钱,他也不愿意干,他们觉得混“黑道”好,整天吃喝玩乐,不缺钱花,在社会上还没人敢惹。
              刘、罗等之所以能成为“老大”,自身“黑”是一个原因,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他们能养得起“弟兄”,才算真正的老大。
              钱从哪儿出?主要渠道之一就是收保护费,一般是在自己辖区内向商户敛。其手段大都是“兄弟缺钱花了”,很“客气”地向商户“借”点钱花,能多则多,数目不等,这得看对方的经济实力和自己的“面子”。大多数商户都是图个和气生财,破财免灾,一般情况下都给,钱给了也真“管事”,遇到其他的地痞来找麻烦跟他们说一声就“摆平”了;如果不给,那就对不起了,轻者砸了店铺,重者打伤人员。你报案,等警察来人,他们早已无影无踪。
              还有的小痞子索要“保护费”的方式就是四处消费不给钱,到饭店、舞厅、桑拿浴池等地,饭白吃、酒白喝、“小姐”白玩,他也不说不给钱,消费完了就要“签字”,不让签就闹事。一个曾开过桑拿浴的老板对记者说,有时这些人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对,你有什么办法呢?有时来个小痞子,你不认识他,他只要说是谁谁的弟兄,你起码得给他打折。
              若有不服气、不识相的,就要倒霉了。1999年10月13日晚,罗志勇团伙成员郭磊等三人在邯郸市光明南大街的鑫园酒家喝酒,因饭费与老板张某某发生口角。第二天晚上8时,罗志勇带人手持砍刀、板斧、管刺等凶器闯入该酒家,将彩电、冰箱、空调等物品一通乱砸,因未找到老板,不解气,当晚22时当得知老板回来时,又“杀”了回去,将老板痛打一顿,“教育”他以后要识相“一点。
    严惩刘、罗黑恶势力
              在全国打黑除霸的浩大声势下,邯郸市警方一举摧毁了刘建东、罗志勇两个黑社会团伙。6月2日至5日、7月16日至20日,由公安部、河北省委督办的这起河北省最大的涉黑案件分别在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丛台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
              8月初,刘建东、罗志勇和董志被一审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其他70名黑社会团伙成员被分别判处无期徒刑、有期徒刑20年及16年以下有期徒刑,1人因有重大立功表现被判处免于刑事处分。
              这是一起在全国罕见的案情重大、涉及人员众多的涉黑案件。仅丛台区法院的判决书就长达81页,审理案犯52名,这在丛台区法院历史上尚属首次,在全国其他地方法院也不多见。
               在厚达81页的判决书中,涉及聚众斗殴、寻衅滋事、敲诈勒索、故意伤害、非法持有枪支,以及组织、领导、参与黑社会组织等项犯罪“罄竹难书”,几乎每一个犯罪事件的背后,都隐含着暴力与血腥。
               开庭审理那天,丛台区法院临时设在邯郸热电厂会议室的审判庭,成了邯郸市八百多万民众关注的焦点。52名案犯被押上审判台的场面可谓“浩浩荡荡”,这些过去邯郸老百姓说起来都毛骨悚然的“混混儿”,如今向人民、向法律低下了罪恶的头。能容纳六百多人的旁听席上座无虚席,一些旁听的市民在休庭时议论,“大快人心”、“恶有恶报”、“长了人民志气,灭了‘痞子’的威风”、“他们能有今天,体现了党和政府‘打黑除霸’的决心”。
               七十多名涉黑案犯受到公审,在邯郸社会各界引起了强烈的震荡。
    有任何问题可以发消息给我或者@admin,本版块招版主两名,后续优秀版主将采用月薪制作为奖励!有意者请自行去帖子申请。
    昌硕内荐官网:www.51yotn.com


    目前不允许游客回复,请 登录 注册 发表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