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w淼淼
  • 积分:120
  • 职务:吧主
  • 等级:助理工程师
  • 2016/5/5 19:44:38
  • 楼主(阅:19202/回:3)莆田系涉足重症医疗是危险信号:死了也不追究

    社会万象华商报[微博]刘苗2016-05-05 03:24我要分享55

    >>对话人物

    朱国栋,新华社《瞭望东方周刊》原记者,现为江西睿谷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创始人、CEO。

    >>对话背景

    “魏则西之死”让人们再次把目光聚集到了“莆田系”上。近日,一篇名为《福建莆田游医黑幕:掌控80%中国民营医院》的报道在微信朋友圈刷屏,10年前的这组报道被称为迄今为止对莆田游医问题揭露最深入、传播最广泛的文本。2006年,《瞭望东方周刊》记者朱国栋、李蔚曾对莆田游医进行深入调查,完成了《谁在掌控中国民营医院》、《莆田系民营医院:洗不清的原罪?》等报道,当年即引发舆论对莆田系的关注。然而,极具讽刺意味的是,10年来,莆田游医不断发展壮大、开疆辟土,陆续占领各大医院,甚至成为医界新军。

    《瞭望东方周刊》当年去莆田采访的记者朱国栋已经离开传媒业。3日,朱国栋接受华商报记者专访,讲述报道背后的故事。

    很多莆田人认为“莆田游医”是害群之马

    华商报:10年前,你为什么会想到做莆田游医的选题?

    朱国栋:当时我所在的新华社《瞭望东方周刊》对医疗卫生健康领域一直很关注,我是社会调查组记者,做莆田系报道之前,参与公立医院改制冲突等选题。2006年之所以会做莆田游医的报道,是因为当时郎咸平主持的一档电视节目被停播,那档节目就是关于莆田游医的,停播后他的一位朋友把新闻线索转给了我们杂志的编委会,可能考虑到我之前做过相关报道,有一定的信息储备和采访资源,编委会把这个选题派给了我和同事李蔚。

    华商报:这个选题对你来说好操作吗?

    朱国栋:莆田游医对我来说并不陌生,我去《瞭望东方周刊》之前,曾在宁波的一家报纸工作,2003、2004年就曾与莆田游医创办的医院和他们的主要股东有过一些接触,对他们的操作手法有一些了解。

    华商报:你觉得莆田游医群体有什么特别之处?

    朱国栋:我感觉他们和普通商人没多大区别,没觉得他们是医生,就是普通商人,哪里有利益就往哪里投资,只是他们把医疗做成了一门生意,没有考虑太多后果。

    华商报:整个选题的采访用了多长时间?

    朱国栋:虽然对这个话题已关注一年多,但拿到选题后真正采访的时间不是很多,大约用了三周,去了上海、莆田、杭州、台州等地采访。

    华商报:莆田当地人对莆田游医是什么样的态度?

    朱国栋:其实所谓的“莆田游医”严格来讲仅限定在莆田秀屿区东庄镇及周边,绝大多数莆田人是不做这个行业的,甚至很多莆田人对东庄人败坏了莆田的名声而感到非常愤怒,认为他们是害群之马。但在东庄镇及周边地区,因为绝大多数家庭都从事这一行业,所以当地人不觉得这是坏事,反而引以为荣,特别是很多年轻人都以那些已经致富的游医“大佬”为榜样。

    莆田游医“大佬”曾拿“内幕”当玩笑讲

    华商报:根据你的调查采访,莆田系的操作手法是怎样的?

    朱国栋:莆田游医的套路基本上就是把没病说成有病,小病说成大病,利用普通患者对疾病的不了解和恐惧,通过高科技词汇包装,促使接受不必要的“治疗”、手术等,以此牟利。当时我做这组报道时,全国至少80%以上的民营医院都是莆田东庄人创办的,他们除了自己创建诊所、民营医院,还把目光投向公立医院,或者承包公立医院的个别科室,如皮肤病、性病,或者通过托管公立医院,把整个医院都盘过来,而牌子不变。

    华商报:报道采访了90年代就“隐退”的莆田系鼻祖陈德良,但没有采到当时正在经营医院的莆田游医,是他们拒绝吗?

    朱国栋:其实除了陈德良,我接触了不止一个莆田系的“大佬”,他们不愿以真实身份公开接受采访,但愿意私下里聊这些事情。

    华商报:采访中有没有遇到什么阻力?

    朱国栋:对采访的排斥肯定是有的,但他们并没有因为报道可能会给他们带来负面影响而恐吓或阻止我们。当时我们有一个负责沟通的中间人,他和很多“大佬”比较熟悉,通过他的帮助,一些“大佬”愿意和我们聊,但我们聊天的内容只能是私人性质的,不能对他们的身份进行报道。莆田系鼻祖陈德良很坦率地接受了我的电话采访,对莆田系的历史也毫无保留地做了介绍,对许多敏感问题也不回避。

    华商报:这些“大佬”的态度是比较开放的?对“内幕”也没有讳莫如深?

    朱国栋:是的,也许是他们比较有“底气”,知道我们的报道不会起太大作用,所以愿意讲。除了陈德良外,其他几个“大佬”谈及自己的发家史也毫不避讳,甚至把一些“内幕”当做玩笑来讲,比如他们会在自己医院附近的公厕门上涂上生漆,这样上厕所的人就会感到下体痒,去看病,就说你有性病,这都是他们早年经常干的事。

    华商报:报道发表后感受到压力了吗?

    朱国栋:仅靠这组报道,不足以触及他们的利益。报道发表后也没有受到什么直接的威胁,但有人通过中间人传过一些话,有对报道的评价,也有对这个行业的辩解。他们对报道中提到的怎么起家、都做了什么事情等基本上是认可的,但他们自认会向好的方面发展。包括采访陈德良,他也希望这个群体能以积极向上的姿态发展,希望民营医院的服务能超过公立医院,往健康规范的方向发展。

    莆田系10年后 或许依然活得挺好

    华商报:10年过去,莆田系的操作手法有变化吗?你怎么看“魏则西事件”?

    朱国栋:有这样的结果,我并不感到太意外。这10年来莆田系的操作手法有没有大的变化,我很难讲,但有一点可以确定,10年前,莆田游医至少还遵守着“谋财不害命”的底线,从事的是对人生命健康影响不是特别重大或不会致命的领域,比如对性病、皮肤病等做一些虚假的治疗。但现在他们将手伸向了重症、绝症领域。他们的逻辑是,反正绝症也没什么治愈希望,看死了也不会追究责任。于是,就有了魏则西这样的案例。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除了经济损失外,会对患者人身健康安全甚至生命都造成威胁。

    华商报:这组报道10年后仍被热传,依然有现实意义。作为报道者,你怎么看?

    朱国栋:这在我意料之中,做记者这么多年,各种现实也看多了。也许我有些悲观,弄不好10年后莆田系依然活得挺好,他们已经适应了市场。 华商报记者 刘苗

    昌硕内荐官网:www.51yotn.com
  • 作者:WWW1551655
  • 积分:34
  • 等级:资深指导员
  • 2016/5/7 7:38:45
  • 上面都是说昌硕,现在都变成说医院了,高
    內荐微信公众号:pega_tuijian(昌硕内荐平台)
    回复1楼 TOP
  • 作者:w淼淼
  • 积分:120
  • 职务:吧主
  • 等级:助理工程师
  • 2016/5/7 16:50:19
  • 回复:1楼
    你没看到分类吗
    自助内荐www.51yotn.com
    回复2楼 TOP
  • 作者:专业办离职
  • 积分:30
  • 等级:指导员
  • 2016/5/14 12:57:34
  • 刚才,看到树林边小车里有一对男女好像被锁车里了,看样子很热,衣服都脱光了,死命挣扎,车子一晃一晃的,女的表情很难受,好像缺氧,男的在做人工呼吸,人命关天,我捡起一块砖头,就朝车玻璃砸去,男女获救了,他们想感谢,一直喊着谁谁,可我已经走远了 传播正能量让世界充满爱,做好事从不留名!`
    需要补办离职的请联系我,50元手续费。
    內荐微信公众号:pega_tuijian(昌硕内荐平台)
    回复3楼 TOP


     3/ 1 1
    目前不允许游客回复,请 登录 注册 发表言论。